歡迎訪問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門戶網站

學術交流

首頁> 學術研究 > 學術交流

【講座紀要】第三季中國考古大講堂第七期 | 中華文明與中國古代人群

來源:          2023-8-1 10:04:32

探源中華文明,賡續歷史文脈。我國考古發現的重大成就實證了我國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為推進文物考古成果的宣傳推廣,國家文物局、人民網主辦,國家文物局新聞中心、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人民網+客戶端、人民網文娛聯合承辦的“探源中華文明”第三季中國考古大講堂線上播出第七期。本期邀請到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明輝主講《中華文明與中國古代人群》,介紹中國現代人起源的獨特性和連續性。

講座內容摘錄如下。

2022年,湖北十堰學堂梁子遺址發現“鄖縣人3號頭骨”化石,為實證我國百萬年人類史再添新證。人類骨骼化石或古代人骨材料是田野考古中的重要遺物,也是探尋“我們從哪里來”的重要線索。正因如此,我國考古學者和體質人類學者正努力“讓人骨去說話”,不斷揭示古代人類的起源發展、古代人種的形成分布及其與中華文明起源發展的關系。一系列考古研究表明,中國現代人類(晚期智人)的起源發展具有明顯連續性,其演變過程從未中斷或被外來人種替代,這是理解中華文明突出的連續性的一個重要基礎。


鄖縣人3號頭骨


學堂梁子遺址B區發掘現場


一、中國現代人類的連續進化特征

屬于直立人進化階段的北京猿人(距今70—20萬年)表現出的鏟形門齒、較扁平的面部以及稍矮的鼻梁等體質特征,與遼寧營口金牛山人(距今20多萬年)、北京周口店山頂洞人(距今約3萬年)等智人階段更為接近,而與歐洲地區尼安德特人、克羅馬農人體質形態明顯有別。距今約13萬年的貴州盤縣大洞人牙齒化石已經具備早期現代人的特征,而距今12—8萬年的湖南道縣人牙齒化石已經完全具有現代人特征。


北京猿人(直立人)牙齒化石


周口店遺址第4地點牙齒化石(早期智人)


“道縣人”牙齒化石


如果按照現代人單一地區起源論的話,距今10萬年左右現代人可能還沒有到達東亞大陸。中國境內發現的大洞人、道縣人等晚期智人化石,比原先預料的現代人到達東亞大陸的時間至少早7.5—3.5萬年,對于探討現代人在歐亞地區的出現和擴散乃至沖破單一起源論的桎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2013年,國際著名期刊PNAS發表北京周口店田園洞人DNA研究成果,文章指出在距今4萬年的一枚牙齒化石上發現與現代亞洲人和美洲人土著(主要是蒙古人種)有著密切血緣關系的DNA,相關遺傳信息與現代歐洲人和雅利安人已經分屬不同人群。這表明至少在4萬年前,北京地區的古代人類和現代中國人有著更為密切的關聯。

現有研究表明,從舊石器時代中期的直立人到舊石器時代晚期的智人,中國古代人群的體質形態一直處于連續演化狀態,中間可能存在著早期的人群混雜現象或是基因交流,但本地連續進化一直占據主導,由此形成中國現代人類起源的連續性和獨特性。

二、早期人群分布與中華文明起源發展

中華文明的起源發展與古代人群之間存在著密切聯系,至少在距今三四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中國南北地區古代人群就已出現分化現象。北京山頂洞人與廣西柳江人,同屬蒙古人種,但體質形態略有差異,可分出兩個亞人種。

新石器時代早中期以來(距今10000—8000年左右),中國古代南北人群的分化進一步加劇,同時出現人群間的融合互動。遼河流域的興隆洼文化人群,面部較扁較高;廣西甑皮巖遺址人群,額頭較大,臉部較短;中原地區賈湖文化人群體質形態則介于兩者之間。人骨DNA分析表明,這個時間段開始出現一定程度的人群交流互動,興隆洼文化人群可能越過燕山山脈到達京津地區,嶺南甑皮巖文化可能影響到越南地區。按體質形態劃分,上述三類人群可以歸為古東北類型、古華南類型和古中原類型,此外東北亞大陸還存在著古華北類型、古西伯利亞類型、古蒙古高原類型、古西北類型等不同人群。


興隆洼文化(左上)、賈湖文化(右上)、甑皮巖文化(下)體質形態對比(王明輝供圖)


新石器時代晚期(距今7000—5000年左右),古代人群出現跨區域的大規模的遷徙互動。遼河流域的紅山文化可能翻越燕山深入到華北平原中部一帶。黃河流域的廟底溝文化向外擴張明顯,西至甘青地區,北到燕山南北地帶,南到長江中游。海岱地區的大汶口文化,其中一支可以向南深入到浙江福建等地,以至于我們后來所稱的“南島語族”很有可能和大汶口文化有一定程度的關系。

青銅時代早期的二里頭遺址人群來源更為多樣。人骨分析表明,多數人的體質特征仍為古中原類型,少量人群來自黃河上游、黃河下游、長江流域和北方地區。此外,二里頭遺址人群與商周時期人群有密切聯系,他們之間從主體人群上存在著延續性。


二里頭遺址出土人類遺骸鍶同位素比值柱狀圖


從龍山時代到商周時期的千余年時間里,有一種發生在大腳趾骨的骨骼變形長期存在,一般認為這是跪踞所致。龍山時代中原地區部分人員是如此,到了殷墟時期無論男女老幼皆有,及至東周此類現象基本不再見。殷墟時期因跪踞發生的腳趾骨變異現象,可以遠到陜北、寧夏以及魯南地區,可見商文化影響力之長久持續。


跪踞所致腳趾骨的骨骼變形


人骨分析顯示,東周時期保持了史前或是夏商時期中原地區人群為主的局面,同時也包括大量來自南方、北方或西部地區的人群。如戰國晚期河南一帶發現西部秦文化或秦人征戰的遺跡,包括秦軍隊本身也不完全是本地人群,也吸納了來自不同地區的士兵。向前推溯至早商或早商之前,北方地區乃至草原地帶人群不斷南下,推動著南北人群不斷融合。隨著秦漢大一統王朝建立,中國境內除了東亞蒙古人種之外兼有北亞、南亞等人群體質因素,基本確立現代中國人的基因類型和體質特征。

由此表明,中國大陸是蒙古人種最主要的發祥地之一,中國現代人起源有著自己的獨特性和連續性。從舊石器時代晚期到新石器時代早期,中國人群開始出現南北分化現象。新石器時代中期以來,中國古代人群南北分化現象進一步加劇同時出現了人群間的融合互動。及至新石器時代晚期,人群間的遷徙與融合加劇,奠定了中華文明的人類學或生物結構學基礎。夏商周時期人群大范圍遷徙融合,中國古代人群的基因和形態產生震蕩和重組,秦漢時期中國古代人群的基因體質格局基本確立,為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提供了體質人類學證據。中國古代居民群體體質特征上的連續性及其發展序列是比較清楚的,所呈現的差異基本是單一蒙古人種下的地域性人種差異,之間雖與西方人群有過交流但不是主流,因此中國古代居民的體質發展過程是遵循著一種連續進化兼有雜交的模式,對中華文明長期穩定和延綿不絕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一级黄色毛片播放-欧美亚洲韩国国产综合五月天-亚洲精品一级av毛片-久久亚洲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