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門戶網站

學術交流

首頁> 學術研究 > 學術交流

【講座紀要】第三季中國考古大講堂第九期 | 中華文明探源研究的價值闡釋與公眾傳播

來源:          2023-8-22 16:04:16

探源中華文明,賡續歷史文脈。我國考古發現的重大成就實證了我國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為推進文物考古成果的宣傳推廣,國家文物局、人民網主辦,國家文物局新聞中心、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人民網+客戶端、人民網文娛聯合承辦的“探源中華文明”第三季中國考古大講堂線上播出第九期。本期邀請到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考古理論與技術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李政主講《中華文明探源研究的價值闡釋與公眾傳播》,以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文博影視節目、科普讀物等具體實例介紹我們在促進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成果價值闡釋與公眾傳播方面的努力。

講座內容摘錄如下。

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同步做好我國“古代文明理論”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的宣傳、推廣、轉化工作,加強對出土文物和遺址的研究闡釋和展示傳播,提升中華文明影響力和感召力。

新時代以來,我國考古工作者更加注重考古成果的闡釋傳播,從幕后走向前臺,從書齋走向公眾,強化考古成果社會共享,以豐厚的文物資源涵養全社會的歷史自覺與文化自信。

一、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主要成果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以考古學為基礎,強化與歷史學、社會學等人文社會科學以及自然科學聯合攻關,在充分吸收前人研究的基礎上,對于中華文明的發展歷程進行全方位研究,總結中華文明發展道路、特點以及在人類文明史上的貢獻。特別是考古學與古史文獻的結合、考古學與自然科學技術的有機結合成為探源工程的鮮明特色。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實施歷程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實施以來,取得非常重要成果,兩位首席專家王巍、趙輝對此進行了高度概括。首先是通過高精度的測年,準確把握了距今5500年至距今3500年各個區域考古學文化年代。其次是通過對各個區域距今8000到3500年期間環境的研究,對文明起源的自然環境背景及其與文明盛衰關系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再者是系統考察生業基礎,即農業、手工業在文明起源過程中的重要作用。第四,主要研究了中華文明起源形成的階段性特征。

目前已經有了梗概式認識:第一階段為距今5800年前后,出現文明起源的跡象,各地出現中心聚落和明確的社會分層。第二個階段為距今5300年前后,區域性的文化整合開始,一些地區形成國家政體,其中最典型的是良渚文化。第三個階段為距今4300至3800年,原來一些區域的重要文明,比如良渚、紅山、石家河等文明叢體先后衰弱,與此同時,在燕遼地區—北方地區—西北地區——西南地區構成的“半月形文化帶”區域里,文明化進程提速,這在山西興縣碧村遺址、襄汾陶寺遺址,陜西神木石峁遺址、延安蘆山峁遺址和四川成都寶墩等均有明確呈現。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最重要的貢獻是提出了文明的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中國方案。

王巍先生概括為:第一是生產發展、人口增加,出現城市;二是社會分工與分化不斷加劇,出現階級;三是權力不斷強化,出現王權和國家。國家的出現是進入文明社會的最主要標志。

趙輝先生綜合良渚、石峁、陶寺等都邑性遺址的特點,提煉歸納出進入文明社會的四個普遍性特征:一是生產力發展,農業和手工業有相當程度發展,出現復雜的社會分工;二是階級分化,社會等級制度形成,表現為出現了貴族專有的宮殿區和墓地,高等級手工業制品的生產和分配為貴族所控制等;三是出現了作為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的城市;四是從大型建筑、戰爭和暴力反映出社會存在著具有強制性的權力即王權,以及由它建立和掌控的區域性政體。

二、中華文明的發展路徑與特質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實施以來,對中華文明路向與模式的研究闡釋從未停止。

早期很多學者像費孝通、蘇秉琦、嚴文明、張光直等先生分別提出多元一體、區系類型、中原中心、重瓣花朵、中國相互作用圈等理論,回答中華文明的一些基本特征與發展路徑。與此同時,蘇秉琦提出“古國”這個概念,認為中華文明起源發展過程中經歷了古文化—古城—古國三歷程和古國—方國—帝國三部曲,形成原生型、續生型和次生型文明三模式。

李新偉歸納中華文明形成與發展進程時,認為距今7000年至距今6000年中國的區域文化裂變催生出多元傳統;距今6000年是撞擊,形成多元一體的最初的中國;距今5300年,中華文明進入融合階段;距今4300年前后是協和萬邦的古國形態;到距今3800年的二里頭文化,見證了中國第一個王朝——夏朝的誕生。


其他學者提出的中華文明發展路向理論


李伯謙在談到中華文明模式的時候,認為紅山文化是以神權為主的國家,而良渚文化是神權、君權和王權相結合的以神權為主的國家,中原地區仰韶文化是王權、軍權相結合的王權國家。同時,韓建業提出文明起源的北方模式、東方模式和中原模式,他對這三種不同的模式也提出了相關的標準。

上述理論是不同學者對中華文明起源與發展形態和模式的一些經典性的概括和論述。

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出席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時指出,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連續性、創新性、統一性、包容性、和平性。就考古工作而言,我們在很多地區都發現了百萬年以來連續穩定發展的文化序列和編年完整的文化堆積,印證了文明進程的突出連續性。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中國考古學文化的區系類型研究表明,各區域文化守正創新,在繼承的基礎上創新出先進的文化。社會復雜化進程研究也表明隨著文明化進程的加速,文化創新也進一步加速,在傳承、吸收、融合、創新中,從涓涓細流到江河匯流,形成了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中華文明具有講仁愛、重民本、守誠信、崇正義、尚和合、求大同的精神特質,這也是中華文明獨特的精神標識。

因此,對于公眾的宣傳和推廣,必須立足于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講清楚中華文明的特質,這也是考古工作者和學術界義不容辭的責任。

三、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宣傳教育與公眾傳播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發掘出土的文物是傳承歷史文化、維系民族精神、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珍貴財富,是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勢資源,是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凝聚共筑中國夢磅礴力量的深厚滋養。上升到國家層面,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本身就是國家的文化建設,國家文化建設是國家的文化安全、國家政治能力和國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所表達的和所提煉出來的是中國文明的全人類共同價值,這具有全球的意義。因此,我們要深化中華文明研究,推進中華文明標識體系創建工程,加強考古成果的價值闡釋與公眾傳播,不斷增強中華民族的自豪感和凝聚力。

回顧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自2001年立項以來的20年,也是中國公共考古從起步到快速發展的20年。在考古機構主導或指導下,多種形式的公共考古活動不斷開展,考古工作及專業成果及時反饋社會,為公眾奉上一道道“精神文化大餐”,受到廣泛關注和極高贊譽。

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實施期間,國家文物局同各級文博機構在學術研究基礎上,十分注重對工程成果的轉化和傳播展示,通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建設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編輯修訂教材、舉辦展覽、開設講座論壇、開展研學、考古主題游徑等多元化的活動、擴大傳播推介形式,大力推進工程成果應用。伴隨著2006年河南安陽殷墟申遺成功、2019年良渚古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極大增強了中華文明的國際影響力。

(一)組織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推動公眾考古發展

由國家文物局指導,中國文物報社和中國考古學會共同主辦的年度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推介活動,既是行業學術交流、成果展示的平臺,也是考古成果回饋社會的重要橋梁。


1993年(上)、2023年(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現場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年度評選活動創辦于1990年,最初為單純的行業學術活動。2003年,考古發掘領隊首次來到現場演講,2012年開始組織“十大考古新發現進校園”活動,由此開啟十大考古評選進中學、進大學、進博物館和社區等延伸的公眾宣傳普及活動。此后,評選活動不斷創新宣傳傳播方式,充分利用新媒體平臺和傳播手段,融匯線上線下渠道,利用門戶網站、微博、短視頻平臺以及央視新聞新媒體客戶端直播等多渠道開展全媒體傳播。

尤其是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評選活動順勢而為,首次以線上會議+客戶端形式全網直播,開創“假期云考古”的全新傳播方式,在五一小長假掀起持續的網絡考古熱?!霸瓶脊拧睅淼奈幕w驗創造了首日直播閱讀量過億的成績,產生了空前的傳播力和社會影響力,考古火熱出圈,頻上熱搜。


2012年十大考古進中學


“云考古”直播


“云考古”的傳播數據表明,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已經從一個行業的評選變成了一個成功的IP文化產品,成為一年一度中國考古學界的學術交流平臺和面向社會大眾的行業宣傳平臺,成長為我國考古學界乃至整個文化遺產領域最具社會影響力的品牌活動。

縱觀十大考古評選30多年評出的330項十大考古發現,東起黑龍江、西到新疆、西藏,北起陰山兩側,南到南海之濱。這些項目地域分布之廣,地形之多樣,氣候環境之復雜;時間跨度之長,上至百萬年的舊石器,下至清代,個別延伸到民國時期;既有農業起源、動物馴化,又有陶器、玉器、銅器、手工業作坊,還有城市、宮殿等諸多文明起源的實證;也有文明早期文化向中心匯聚和向四周擴散交流互動的大量例證。還能見到走向大一統巔峰漢唐時期的許多代表性遺址,以及各時期不同族群的文化在中華廣袤大地的劇烈激蕩或徐徐融合,這些都是世界其他幾大文明所不具有的。

在中華大地上,考古人一鏟一鏟地將中華文化發展的壯麗畫卷逐一揭示出來,用堅實的考古實證闡釋著中華文明的連續性、創新性、統一性、包容性與和平性。

這些成果充分反映了考古這個小行業承擔的大責任,中國考古不僅要在構建中華文明標識體系、深化中華文明研究中擔當主角,還應成為推動考古成果的創造性轉化,承擔彰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講好中國故事、提升民族自信心的重任以及成為中國與世界各國文明交流互鑒的支柱力量。

(二)推出文博影視節目與科普講座增強可視化傳播

2021年在中國考古學誕生100周年之際,由國家文物局、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社會科學院聯合推出國內首檔考古空間探秘類文化節目《中國考古大會》,節目以探秘空間、專家解讀、舞蹈演繹、實景紀錄等交織穿插的現代電視表現形式,將中國百余年來幾代考古人篳路藍縷、不懈努力取得的心血成果交予公眾共享,并把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背后所承載的文化特質、民族精神和時代價值,潤物無聲地傳遞給年輕人。


中國考古大會


此外,《探索發現》《考古公開課》等欄目對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進行了持續關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連續對三星堆遺址祭祀區考古新發現進行直播,并引發現象級傳播,產生良好宣傳效果。

2021年由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發起,聯合有關網絡媒體平臺共同推出“中國考古大講堂”公開課,在央視新聞、央視頻、騰訊新聞、知乎、文博在線等平臺播放,反響熱烈,達到良好的科普教育效果。

恰逢2023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國家文物局聯合人民網推出“同上一堂文明探源思政大課”和中國考古大講堂第三季“探源中華文明”系列講座,對中華文明探源重大課題進行了全方位推介,著力在全社會形成傳承中華文明的濃厚社會氛圍。


2023年6月,國家文物局聯合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推出《尋古中國》系列紀錄片,以《古滇記》《古蜀記》《玉石記》《稻谷記》《云夢記》《尋夏記》《河洛記》7個系列展現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特質。8月14日,播出《尋古中國·稻谷記》。


(三)建設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營造公共文化空間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涉及的考古遺址大多為文化內涵十分重要的大遺址,這些大遺址經過若干年的考古發掘,在凝練和闡釋中華文明的突出普遍價值上具有重要地位。

在保護第一、加強管理、挖掘價值、有效利用、讓文物活起來的新時代文物工作方針指引下,我們以考古大遺址為基礎,持續開展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旨在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讓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活起來”的重要指示精神。

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以重要考古遺址及其環境為主體,具有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在考古遺址研究闡釋、保護利用和文化傳承方面具有全國性示范意義的特定公共文化空間。從2010年起,已先后四批次公布了已建成的55家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像秦始皇兵馬俑、二里頭、殷墟、盤龍城、良渚、三星堆、金沙、石峁等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已經成為當地響亮的文旅名片,在傳播和展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同時,也產生了很好的經濟效益。


第四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左上:仰韶村 右上:凌家灘 左下:石峁 右下:二里頭)


這些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作為重要的中華文明標識工程,初步建立了闡釋和傳播中華文明的標識體系。園區內通過重要文化遺存的原址現場保護展示,向公眾介紹和傳達中華文明探源取得的成果,以及中華文明所走過的光輝燦爛的歷程。許多具有重要價值和意義的古代遺跡,見證中華文明歷史足跡的遺存都能在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里得到很好的保護和展示。

(四)設立考古遺址博物館充分展現探源成果

絕大多數的考古遺址公園還配套建有考古遺址博物館,將考古發掘的可移動文物在博物館展覽和陳列,與園內原址展示的不可移動文物形成互補,最大化地實現了文物價值傳播和有效利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考古成果,在以考古遺址公園和考古遺址博物館進行文化傳播和公眾推廣的同時,也充實了各級歷史類博物館的藏品。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歷史研究院依托本院考古研究所各考古基地,利用歷年發掘的文物,建設了“中國考古博物館”。陜西、湖北等省級考古研究機構也相繼建立各地考古博物館。


陜西考古博物館


考古博物館以“倉儲式陳列,沉浸式體驗”為特色,將考古發掘出來的遺物從庫房里解放出來,將生澀的考古學知識進行創造性轉化,積極弘揚燦爛的中華文明、普及科學的文物考古知識,為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提供歷史支撐。成都考古中心、重慶“透明庫房”開放等展示方式,這些考古成果展貼近公眾,受到廣泛好評。

(五)舉辦重要展覽講述何以中國

各地文博機構也推出了一系列展覽,及時向社會反饋和展示工程最新研究成果,包括“中原文明 華夏之光——中華文明起源展”“走進二里頭,感知早期中國”“走進安陽殷墟,見證埋藏在地下的商王朝”“早期中國——中華文明起源”“早期良渚--良渚遺址考古特展”“長江中游文明進程研究成果展”“實證中國——崧澤.良渚文明考古特展”以及7月10日剛剛開幕的“中華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考古中國重大項目研究成果展”以及“何以文明: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成果數字藝術大展”“大河上下·晉魂”云展覽的第一期“最初的中國”等展覽。


山東博物館“中華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考古中國重大項目研究成果展”,預計展期為2023年7月10日至10月10日。


這些展覽聚焦中華文明起源和早期國家誕生的關鍵階段、重點地域,著力展示中華文明從涓涓溪流到江河匯流的發展歷程。同時用全新的科技助力文化傳播的方式,通過互動體驗,增進公眾對中國一萬年的文化史、中華文明五千多年起源發展重要意義的理解和認識。

(六)編寫考古讀物及時總結推廣探源工作

考古研究成果最重要的學術呈現是考古報告和文集,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出版了多卷本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文集》。探源工程的重要遺址成果大多數都出版了考古報告,比如陶寺、二里頭的大部頭報告;西坡、牛河梁、凌家灘、東山村、譚家嶺等,最近陶寺又獲得國家社科基金重大課題。

對學術成果報告和普及讀物宣傳推廣,良渚是非常典型的,《反山》《瑤山》新出修訂版和英文版考古報告,出版了《良渚文明》《浙江考古與中華文明》等系列叢書。今年,幾代考古人對良渚全方位解讀的“良渚文明叢書”,以中、英、意大利文三種版本,亮相意大利都靈國際書展。文化遺產從考古現場、博物館、古籍中走近海外讀者,受到來自各國讀者的關注和歡迎,通過良渚遺址這一人類共有的文化遺產,推進中國和世界各國的文明交流互鑒。兼顧學術性和可讀性的考古讀物,如《考古學家眼中的中華文明探源》文集、《尋找失落的文明--良渚古城考古記》《中國文明起源陶寺模式十人談》《考古隊長現場說》等,由考古人自己解讀文明探源成果,均取得良好傳播效果。


考古報告與讀物


立足考古資源,做好中華文明探源與文化遺產研究是考古工作者的歷史使命。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重點課題還在繼續,新的考古成果也在不斷涌現。今后,我們要樹立大考古的工作思路,增強責任感、使命感,繼續探索未知、揭示本源,更好地發揮以史育人、以文化人作用。在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中,以守正創新的正氣和銳氣,賡續歷史文脈、譜寫當代華章。





一级黄色毛片播放-欧美亚洲韩国国产综合五月天-亚洲精品一级av毛片-久久亚洲精品无码